栏目导航
140位大师153件佳作 赴一场工艺美术盛宴七星历史
发表时间:2019-11-04

  11月2日至5日,“辉煌中国·璀璨工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巡展”(下称巡展),在中国木雕城国际会展中心A馆1000平方米的展馆内展出。

  此次巡展,70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70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带来了153件作品,包括木雕、竹编、刺绣等,大部分以壮美山河、国家领袖、杰出人物、百姓生活、改革开放、“一带一路”等为题材,同时也有体现非遗技艺的传统题材作品。

  11月2日,东阳日报报道了其中8位东阳籍工艺美术大师的作品。今天,让我们一览姚建萍、程淑美等1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师的精品佳作。

  莲,乃花中君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新中国成立70年,一路走来,有千千万万似“莲”之人留给我们“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清淡香气,愈飘愈远,散向四方。在巡展上,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宋春国带来的作品《明月清风》,正是用精雕细刻的莲花歌颂清廉之风。

  宋春国于1966年出生在福建莆田一雕刻世家,1990年结业于厦门大学。他从事雕刻文化艺术传承已有30多年,为雕刻文化艺术行业培养了几十名优秀人才。他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宋氏牙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他的作品曾多次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特别金奖、中国工艺美术“百花杯”金奖等30多个金奖;多件作品被中国工艺美术馆、厦门博物馆等收藏,赢得收藏爱好者和高级礼品商的青睐。

  宋春国介绍,作品《明月清风》选取黄杨木、猛犸牙、黑檀为材质,屏风造型纯朴自然,构图和谐统一,以黄杨木为外框,黄杨木编织技艺为底,猛犸牙雕为主题,亭亭玉立、仪态万千的莲花,傲然探出碧波,舒展着美丽的身姿,作品工艺精腻,古风雅韵,一目了然。

  “莲与廉,皆具有清净、正直、有节之雅义。莲廉同脉,荷之韵,花之君子是莲,廉之洁,人之正品为廉。”宋春国说,百姓对于莲花的喜爱其实就是对“廉洁”的崇敬。

  秋之悠,是落叶飞舞;秋之雅,是清风明月;秋之彩,是层林尽染;秋之韵,是秋月融融。在这收获希望之秋,恰逢新中国70华诞之际,每一个中国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更能感受到新中国愈发政清人和的美好形势。

  “2019年是深入学习贯彻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一年,深入学习领会习总书记党风廉政建设思想,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宋春国说,此作品也恰好表达了他对祖国、对党的廉政事业、对家乡建设的挚爱之情。清风明月,莲韵朝天,腾飞筑梦,再谱新章!

  在展台上,一个玲珑小巧的花丝首饰盒泛着金光,虽只有成人巴掌大小,却吸引了不少参观者的目光。“精致”是它给人的第一印象,仔细观察方可体会创作者的用心和匠心。

  “这个首饰盒用的是花丝镶嵌的技术,花了两个月时间才制作完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程淑美告诉记者,作品的原材料是银镀金的花丝,图案融入了西方的元素,锁扣还可以打开,搭配珍珠,精致中透着高贵的气质。而且,珍珠既是装饰,也是旋钮。

  聊起花丝镶嵌,程淑美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原来,花丝镶嵌工艺,又名“细金工艺”,可分为“花丝”和“镶嵌”两部分。“花丝”就是用金银铜丝等金属,通过掐、填、攒、焊、编织、堆垒等传统技法制成各种造型。“镶嵌”是指在造型上镶嵌各种宝石、珍珠、玉饰等作为装饰。花丝镶嵌用料珍奇,工艺繁复,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汉代称为“焊缀金珠”,唐朝称为“细金”,明清时在北京达到巅峰,成为“燕京八绝”之一,历来是皇家御用。

  “清政府倒台之后,宫廷艺术散落民间,金店、银楼纷纷开张,花丝镶嵌行业在北京极为兴旺。新中国成立后,北京花丝镶嵌厂成立,花丝镶嵌珍品成为赠送给外宾的国礼和重要的出口创汇产品。”程淑美说,如今花丝镶嵌已经是“飞入寻常百姓家”。近些年来,随着人们文化认识水平的提高,工艺美术越来越受到社会认可,加上我国对文化产业的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策陆续出台,花丝镶嵌工艺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程淑美从小喜欢绘画,1962年考入中国工艺美术学校,经过两年的学习后,从第三年开始系统学习花丝镶嵌。毕业后,她分配到了北京工艺美术工厂,得以和行业内最有经验的手艺人学习玉雕技艺。“这是一项金与火的艺术,因为花丝制作过程中不断要用火烧,用嘴吹来控制火的大小与方向。”回想起以前的学艺经历,程淑美仍然十分感慨。

  将一根根花丝变成一件完整的艺术品,其工艺之繁复令人难以想象。从16岁学习花丝镶嵌算起,今年已经70多岁的程淑美在这个行当已干了半个多世纪,她说,这是个干到老学到老的行业,花丝人永远年轻,“将来的政策会越来越好,我们充满信心”。

  在本次中国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上,一幅巨型苏绣作品《锦绣河山》吸引了嘉宾和行人驻足围观。雄伟的长城、奔腾的黄河……“太震撼了,从没见过如此细腻的刺绣,看起来就像画一样。七星历史开奖号码查询!”不少人欣赏后发出这样的感叹。

  《锦绣河山》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著名苏绣艺术家姚建萍领衔创作,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作品。作品以中华民族的几大图腾——长城、黄河作为主要元素,用针线演绎了祖国气势万千、波澜壮阔的锦绣画卷,表达了江山多娇、爱我中华的壮志豪情。

  作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姚建萍始终牢记艺术家的创作担当,本作品是她继2015年《丝绸之路》系列作品后,历时4年设计、探索和实践,成功创作的又一原创主旋律精品力作。

  作品精心选取了长城、黄河壶口瀑布、和平鸽等具有特殊意义和标志性的元素,但是如何将这些元素和谐统一、主次分明地布局在同一画面上,是设计的一大难点。

  经过反复考虑和实验,设计稿分别将各种元素的特点突出,然后将它们之间的关系通过写意艺术化的手法融合处理。比如,拉开长城和黄河之间的空间,突出长城蜿蜒雄伟的气势,以及黄河壶口瀑布奔流直下的豪迈;山脉用远景表达,以突出绵延不绝,生生不息的意境;和平鸽放在水天之间的彩色水雾中,更加增添优雅视觉美感,以及和平才能带来缤纷世界的美好愿景。

  值得一提的是,选择黄河壶口瀑布是创作者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确定的。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壶口瀑布是世界最大的黄色瀑布,奔流激荡,象征着自强不息的精神,黄色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高贵的象征,是历史厚重的象征,因此黄河壶口瀑布的选择,让整幅作品更加具有历史文化韵味和民族精神。

  《锦绣河山》突破了传统苏绣以写实风格为主的金鱼、小猫、花卉等题材,转而采用写意为主的手法创作思想性深刻的主旋律作品。同时也突破传统刺绣尺寸的限制,在大格局大尺幅画面上彰显苏绣艺术的现代魅力。

  此外,该作品采用了融针绣风格,气势与典雅相融,大气与细节相融。针法方面,有叠、堆、垫、薄、稀、疏等,运针变化多端,行针随心所欲却不逾矩,根据景物变化而变化,着重研究材料丝线的自然折光,实现针法艺术效果的最美表达。

  在本次巡展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丁邦海带来了他的刻瓷作品《兰考人民多奇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栩栩如生的画面吸引了不少人的兴趣和注意,纷纷上前仔细欣赏研究。

  《兰考人民多奇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是一幅宽120厘米、高60厘米的刻瓷版作品,是在白色陶瓷板上雕刻而成的,描述的是焦裕禄带领兰考人民整治内涝、风沙、盐碱三害的画面。作品上,大家或拿着锄头或拿着铁锹,脚踩着贫瘠的土地,个个斗志昂扬,脸上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记者看到,作品上每个人物都刻画得惟妙惟肖,人物脸上的胡须、皱纹,衣服上的纹路,都十分逼真细腻,毫不逊色于绘画作品,甚至通过不同深浅的纹路使得人物更加逼真,给人一种动态的感觉。而且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作品是通过雕刻而成的。

  丁邦海介绍,此次参展的作品是应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邀请创作的,当时协会给了自己几个题材,他一看到有“焦裕禄”就果断选择了。因为自己与焦裕禄同是山东淄博人,焦裕禄代表了家乡的形象,再加上成长过程中就一直深受其影响,他的伟大形象也刻印在脑海中。

  为了完成好这幅作品,丁邦海可谓是下了不少功夫,从前期特地到焦裕禄纪念馆收集资料,到后来根据照片、资料与事迹进行构思,将照片上的画面加上自己的想法再用刻瓷艺术形象生动地展示出来,前前后后花了3个月才完成。

  而在作品的呈现上,丁邦海也有自己的“小心机”。与一般只用一种刻瓷手法不同,他以点刻、线刻和面刻工艺结合雕刻,以西画中光影造型因素来刻画人物形象。“刻瓷是以刀代笔在陶瓷上雕刻,被称为瓷器上的刺绣,雕刻力度的不同,敷色后的颜色呈现也不同,以此来生动地呈现画面。”他说,因为当时兰考风沙大土地贫瘠,所以在主画面敷了彩色,而边上的画面则特地进行了虚化处理,以此从侧面展现当时的场景,并且让两者形成强烈的对比。

  “传承和发展刻瓷艺术,是每一个刻瓷人的责任,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期待着下一代将会有更多、更精彩的刻瓷艺术作品呈现在世人面前。”丁邦海说,刻瓷艺术本是宫廷工艺,但是现在了解并传承的人很少,自己要发挥“焦裕禄精神”,发扬传承刻瓷艺术。

  一提起牛,人们就会想到勤劳、踏实、坚韧、无私奉献等形容词,可以说,我国劳动人民拥有的美好品质都可以在它身上得以体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乐清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虞定良在巡展上带来的黄杨木雕作品《大地》就以牛为主角。

  源于对动物雕塑的兴趣以及喜欢和动物亲近的天性,虞定良走上了黄杨木动物雕刻之路。早期,他擅长雕刻鹿和马,后来他专攻雕牛,他认为牛脚踏实地,有一股拼搏向上的精神,因而对牛有一种特殊的喜爱。虞定良的动物雕刻始终坚持一个原则:作品不能是自然的重复,而是心中认知的一种物化与幻化,这些动物雕塑应该是让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因此,他总能在熟悉的动物题材与当代理念之间找到结合点,表现当代生活。

  特别是对牛的造型的艺术处理方法,虞定良坚持气势恢宏,但又做到精细入微,既要沧桑厚重,又要生机勃勃,尽量让自己雕塑的动物,既强悍坚实又热烈亲切,让这些动物作品,能够使人们感受到强烈的生命之灵、精神之美。因为这些动物雕塑,是对生命一种精神的呼唤。

  在《大地》中同样如此,他以娴熟的圆雕技艺,刻画一头奋进不已而又脚踏实地的耕牛,以牛喻人,借以展示当代脚踏实地、勇往直前的实干家形象,也歌颂了伟大祖国率先在深圳等沿海城市实施的改革开放伟业。作品凭借气势宏伟、稳健如山的形象,似对祖国经济建设中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进行召唤。

  雕刻动物难在结构准确。传统人物雕刻,人都是穿着衣服的,要靠裸露部分的脸和手表现动态和神韵,其结构是否准确、神情是否自然和生动,最考验作者的功力。所以,没有衣服遮盖的人物裸体造型和表现是最难的。而动物就好像“人物裸体”,除了肌肉,它的皮毛,包括每根筋节,都必须结构准确。

  因此,在此作品中,虞定良以三角形山体为主要结构来雕牛,刀工开合有法、起伏有致,并借鉴中国山水画的线条来刻划牛体身上的褶皱,不仅形式感强,而且强化了它本身的力度,融凌厉与圆润于一体,使之造型颇具意味深长的内涵,讴歌了“开拓、创新、团结、奉献”的时代精神。

  烙画又称烫画、火笔画,是用火烧热烙铁在物体上熨出烙痕作画。在展馆内,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天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天津木板烙画的传承人张如良带来的作品《走向新中国》就是一幅生动写实的烙画精品之作。

  上世纪60年代,张如良开始接触烙画。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致力于研究木板烙画艺术,他的作品风格古朴典雅,线条清晰自然,加上特有的凹凸不平的“肌理”变化,具有一定浮雕效果,给人带来别具一格的美感。其间,张如良曾向烙画艺术家何文澜、赵宝国求艺。学艺的过程非常辛苦,他拿烙铁的手常常磨出大泡,泡结成痂,之后脱落,再起泡、结痂、脱落……周而复始,但他从未因此放弃学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和实践,张如良熟练掌握了各种烙画技法。为了将绘画元素引入烙画中,他还学习了素描、书法、国画等,为烙画艺术进一步增色添香。

  “烙画是一门不可逆的艺术,每一笔下去都是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用笔的力度与角度、烙铁的功率与温度都会对每一道烙痕的颜色与走势产生影响。”张如良介绍说,烙画创作以烙铁为笔,在把握火候、力度的同时,注重“意在笔先、落笔成形”。仅凭借一支烙笔,就能将一个颜色做得活色生香,妆点出万千精致、绮丽的画面,其丰富的层次、色调和较强的立体感,是其他画种很难表现和替代的,因此烙画既能保持我们传统绘画的民族风格,又可达到西洋画严谨的写实效果,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在介绍这次参展之作《走向新中国》时,张如良说,选择这个题材是因为西柏坡是毛主席和党中央进入北平、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指挥三大战役在此,开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也在此。“三大战役”和七届二中全会都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大事件,在西柏坡这个农村指挥所里,党中央、毛主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吹响了建立新中国的号角。这件作品在最显著的部位突出展现了、朱德、、周恩来、任弼时五位革命家的风采;在画面下方用大片山峦体现西柏坡,用北方特色的民房、民院体现党中央指挥所;画面背景用乌云渐去、曙光展露的苍穹,预示一个光明灿烂的新中国就要诞生了,中国正带领全国人民走向新中国。

  “原来这就是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的湘绣,看,作品中的和平鸽和牡丹花栩栩如生、惟妙惟肖。”2日下午,在巡展上,市民李先生对着湘绣作品《盛世中华》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盛世中华》通过平面装饰性语言、温暖热烈的色调及充满设计感的表现形式,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并寄托了对祖国未来的美好憧憬。

  《盛世中华》由高级工艺美术师李吉亚设计,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露、高级工艺美术师袁敏带领青年传承人尹静、李玉娇、王小丽、刘恒、欧艳飞等共同刺绣完成,耗时半年。此次,该作品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中国刺绣艺术大师李露携带来东参加展览。

  受家庭环境的熏陶,李露从16岁开始学习湘绣,1984年进入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师从周金秀、左季纯等湘绣老一辈艺人,并得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黄淬锋、刘爱云、李艳等名师的指导,功底扎实、技艺全面,作品多被收藏或作为国礼馈赠。

  《盛世中华》的构图为华表、牡丹、鸽子和祥云,寓意祖国和平稳定、繁荣富强。挺拔笔直的华表是中华民族的标志性建筑,富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内涵,象征着中华儿女屹立不倒的精神气质;端庄秀雅的牡丹是国花,寓意富贵祥和;十二只和平鸽呈现出“7”和“0”的形状,寓意新中国七十华诞,寄托了中国人民向往世界和平、友谊团结的美好愿望。

  李露说:“好的湘绣,不仅要构图巧妙、绣工精美,更重要的是绣法自然,富有神韵。”为了让这幅作品看起来更加细腻且有立体感,李露等人从设计开始层层把关,无论是选料、刺绣,还是装裱,都力求极致,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我们以真丝为底料,以蚕丝为绣线,从下往上,一针一线完成整幅作品的绣制。”李露说,绣的力度十分要紧,稍不留意,就可能断线或者损坏软缎,“另外,在技巧上,我们还运用了线条、色彩、明暗等美术知识,使得作品更具层次感。”

  “东阳是我们到的第三站,之前,湘绣作品《盛世中华》曾参加过武汉、杭州等地的展览,反响较好。”李露说,接下来,她将带领团队继续创作出一批精美作品,礼赞新中国,讴歌新时代。

  11月1日,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湘绣代表性传承人毛珊,带着自己刺绣工作室的新作《一代伟人》来东阳参展。

  从8岁时刺下湘绣的第一针,到38岁成为湘绣界最年轻的工艺美术大师,毛珊与湘绣已结缘半生。毛珊出生于湘绣世家,外公李碧涛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已是湘绣界有名的美术大师,家里的女人们无一不是优秀的绣工。传统湘绣与画绣结合,先由画师绘好绣稿,再由刺绣者照着画稿绣。13岁开始,毛珊利用寒暑假跟随退休的外公学习工笔画,几年后毛珊凭借其相当水准的工笔画,成了沙坪湘绣厂最年轻的画师之一。2006年,她又拜湘绣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湘绣鬅毛针传承人左季纯为师。

  经过多年对技艺的打磨,毛珊的技艺特点逐渐凸显。“以针代笔,以线润色,画绣兼精”,在湘绣创作中,毛珊的作品以精致的细节处理,大胆的用色,深受行业内外的好评。“鬅毛针法”“开脸子针法”“双面全异绣”是湘绣的三大核心技艺,在全面掌握这三种针法的精髓之后,在创作人物、动物作品时,毛珊追求的是“形同、神似”。既要体现画面的形态、逼真,更追求神情与实物一致。她很好地将画绣完美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深厚的艺术功底,助她不断地探索新的目标,继承传统而不拘泥于传统,大胆构思,成为刺绣艺术的弄潮儿。她的多件作品参加国内外展出,屡屡荣获金奖,成为湘绣传世经典之作。

  据介绍,这次参加巡展的《一代伟人》是由她与著名画家贺安成共同创作的一幅湘绣珍品。画家用写意艺法表现人物面部,在绣艺过程中难度较强,因此,在创作过程中,毛珊采用了开脸子针、鬅毛针、旋游针等十几种湘绣针法,绣品技艺精湛讲究,画面造型精准,色调明亮,生动自然,充分体现了绣艺师成熟的技法,尽显刺绣的高超技艺水平。饱含热情的作品,亦表达出对伟大领袖同志的崇敬和热爱,极具收藏意义。

  在本次巡展上,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杨木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虞金顺带来了黄杨木雕作品《好日子》,这也是他“中国梦”主题黄杨木雕系列作品之一。

  《好日子》呈现了现代陕北3名男女着传统服饰庆祝节日,围着花篮跳腰鼓舞的场面。虞金顺介绍,中间满篮的鲜花象征着人们过着鲜花般的甜蜜日子。看似略显粗犷的表现手法,却恰到好处地将陕北的深厚味道表达了出来,作品整体欢快而动人,既传统又有新时代审美情趣,颇具个性化艺术魅力。

  虽然表现手法有着陕北粗犷的特点,但作品创作过程中用到的雕刻技艺却非常细腻。“别看只是一件长40厘米、宽35厘米、高58厘米的中小型作品,但整个创作过程耗时半年之久。”虞金顺解释,主要技术难点体现在花篮的雕琢。此部位采取了圆雕和镂雕相结合的艺术手法,着重刻画每朵鲜花以及篮身的细节,使其富于图案化,前、后、左、右四面都展现出具体的形象来,呈现花篮的三维空间艺术感。

  那么这个作品的由来有何故事?2012年,习总书记提出的“中国梦”,不仅激励了全国人民的创业热情,也深深鼓舞了虞金顺。他认为,作为艺术家,应该创作出具有时代精神的力作,努力讲好中国故事,为全国人民同心协力建设更加美好的未来尽一份自己的责任。

  于是,虞金顺将“中国梦”作为宏大构想,把“积聚正能量,共筑中国梦”作为作品的中心思想和主题定位,逐渐形成了整体思路。从2013年开始到2017年,从构思、运作、潜心创作到圆满完成,花了5年时间,雕刻了50多件作品。

  他所创作的“中国梦”主题黄杨木雕作品,是大型的、系列的组合体:通过不同题材,来反映国家繁荣、社会进步、人民生活翻天覆地变化所带来的一派新气象,并通过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岗位、不同的生活画面和不同的人物组合,来展示今日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和欢欣鼓舞的动人画面。

  而《好日子》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运而生,反映了在中国的领导下,经过40余年改革开放,我们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昌盛,人民幸福,全国各族人民过着美好的日子。

  在展厅内,一把颜色如霜雪、刻以“福”字为巧饰的剑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据悉,该剑名为“百寿百福”剑,由中国铸剑业第一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陈阿金所铸。

  在浙江龙泉,铸剑自古便是一门极为考究的手艺和学问,闻名天下的“三尺龙泉”就诞生在这里。而在大师云集的龙泉,陈阿金更是首屈一指的“剑客”,经他铸造的宝剑不仅成为国之厚礼,更是融合千年中华剑文化的瑰宝。

  陈阿金于1954年出生于浙江龙泉,13岁起学习宝剑铸造。他毕生潜心钻研,在龙泉宝剑的文化保护、技艺传承、技法创新等方面取得了卓越成绩,独创热处理技法和现代冶炼锻造技术,形成了独创的艺术风格。1993年,陈阿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2006年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08年获评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为龙泉宝剑行业的领军人物。

  此剑为陈阿金最早的成名作,多次获得国内多项重大奖项,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2002年,乌克兰大使馆来函请陈阿金铸两把百寿百福剑,分别献给时任乌克兰总统库马奇和前任总统克拉夫丘克。2006年,国务院曾将“百寿百福剑”作为国礼剑赠予俄罗斯普京总统、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和俄罗斯武术协会主席。

  陈阿金说,“百福百寿剑”采用传统古法制造,保留原始的“龙泉特色”。制作时,以图纸为基础设计模具,光手工模具的制作就花了近一年时间,剑身铸造、后续细节雕刻等步骤均没有使用电脉冲,只有纯手工技艺贯穿全程。

  “作为龙泉宝剑传承人,我有责任和义务铸造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宝剑。”陈阿金介绍,此剑整体外形典雅古朴,集形、神、意、韵于一体。外装具为纯银材质,手工精细雕刻龙纹祥云图案,栩栩如生,木鞘为上等黑檀木。剑身材料为优质高碳钢,两面共精心雕琢有100多个不同字体和字形的“福”“寿”,以剑客匠心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寓意吉祥,最能代表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